新聞熱線:0791-86847179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法治江西網LOGO
 
首頁  權威發布  法治動態
專題  高層聲音  法治訪談
普法教育  法治文化  法治大講堂
法律服務  法規查詢  普法多媒體
科學立法  公平正義  守法誠信
法治政府  平安創建  法治社會
南昌 | 景德鎮 | 萍鄉 | 九江 | 新余 | 鷹潭 | 贛州 | 宜春 | 上饒 | 吉安 | 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法治江西網  >  法律圓桌

見義勇為致人傷殘能否免責?

女鄰居受侵害喊“救命” 福州男子制止時傷人被刑拘

2019-02-22 15:56:12    編輯:黃婉瓊    新聞熱線:0791-86847179

  法治江西網訊 據媒體報道,2018年12月26日,福州男子趙某樓下女鄰居大喊救命,趙某前往施救,不料卻惹上麻煩。

  據被救女士周某事后稱,當晚,她在回家途中被一男子跟隨,對方跟她到家門口后又想要進到房間里,她拒絕后遭到毆打,閨蜜及時報了警。對方不但一直毆打她,并嘗試脫她的衣服,她于是喊了“救命”,隨后趙某趕來救了她。施救過程中,趙某與施暴男子發生拉扯,“我把他撂倒后被掰住手指,為了掙脫就踹了他一腳”。正是這一腳,造成對方內臟損傷,經鑒定達二級傷殘。趙某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警方刑拘了14天。

  2019年2月19日上午,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回應稱,該院已在規定期限內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趙某也于1月被釋放。

  值得注意的是,受傷男子稱,自己并未打算強奸周某。雙方此前就認識,事發當天,兩人一起參加了飯局,因女方喝了酒才送她回家,此后在女方住處發生爭執,被趙某踹傷,他將向趙某索要賠償。

  盡管事情真相還有待公安進一步調查,但就媒體報道來看,趙某踹傷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涉嫌故意傷害?現實中,見義勇為者流血又流淚的事并不鮮見,那么,見義勇為者造成人身傷害能否獲得豁免?在制止犯罪行為過程中,如何把握好度?

  主持人

  戴平華

  嘉賓

  ◎顏三忠 江西師范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陳艷平 南昌經開區人民法院法官

  ◎李智輝 南昌灣里區人民法院法官

  ◎鄭燁 江西泰方律師事務所律師

  是否屬見義勇為?

  新法制報:如果真如趙某和女方所言,能定性為見義勇為嗎?趙某踹傷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涉嫌故意傷害?

  顏三忠:如果目前媒體公開報道中引用的信息與事實相符,趙先生沖下來之后的情形足以使他認為發生了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應該說趙先生是為了阻止不法侵害實施的正當防衛行為和見義勇為行為。

  至于造成重傷結果到底是防衛過當還是正當防衛,必須綜合判定。在施暴行為非常惡劣、非常緊急的情況下,以腳猛踹施暴人并沒有超出一個普通人可能做出的合理反應范圍,不屬于防衛過當。而且一些暴力犯罪,不采取相當程度的暴力制止,難以從根本上制止。此外,對于實施正當防衛的人來說,也不能過于嚴苛地要求其在施救或反抗的過程中保持完全的理性,只要其行為不屬于明顯的事后報復行為,均不應認定為事后防衛。

  鄭燁:作為一名退伍軍人,趙某在被對方掰住手指無法掙脫時,情急之下“踹”了一腳。趙某應當預見自己的“腳力之功”異于常人應謹慎使用。但回到當時之情境,也不能過于嚴苛要求趙先生在緊急情況下冷靜地選擇“踹”的部位并精準地控制力量,雖然對方傷殘二級,但趙先生的行為符合特殊防衛,不宜認定為故意傷害罪。

  陳艷平:個人認為,趙先生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至于防衛是否過當,則要根據當時的犯罪行為來確定。如果趙先生當時針對的侵害行為屬于殺人、強奸等犯罪行為,則不存在防衛過當的問題。根據媒體披露的情況,如侵害人踹壞門鎖、受害女子喊“強奸”、“救命”以及趙先生看到的侵害人掐女子脖子等情節來看,可以初步判斷當時發生的侵害行為應當屬于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因此趙先生的行為應該不存在過當。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正當防衛人不局限于受害人本人,還包括為制止不法侵害而采取制止措施的第三人即見義勇為者。

  見義勇為造成傷害能否豁免責任?

  新法制報:如果警方調查證實趙某見義勇為屬實,雖然另一方受傷嚴重,趙先生能否豁免刑事責任?至于相關民事責任,比如醫療費用,是實施侵害方自己承擔,還是趙某和受益者也需要承擔?

  顏三忠:為了弘揚中華民族見義勇為優良傳統,法律對見義勇為的正當防衛給予肯定與鼓勵。我國刑法第二十條明確規定,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因正當防衛造成損害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正當防衛超過必要的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正當防衛人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法律上對防衛過當刑事責任認定標準較為嚴格,必須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重大損害后果兩個條件;而防衛過當民事責任標準是不能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即使承擔民事責任,也是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即補充性的責任。

  鄭燁:對正在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或進行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如果最后警方認定趙先生行為屬于正當防衛,那么趙先生將不負刑事責任,也無須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陳艷平:如趙先生的行為是正當的,且未超出必要限度,則無須對侵害人的醫療費用進行賠償。因為民法意義上的賠償,是指因侵權導致損害而引起的民事責任,而正當防衛不屬于侵權行為,自然不應當承擔過錯賠償責任。如此規定,是為了鼓勵公民對不法行為進行制止,免除正當防衛人的后顧之憂。當然,如果防衛過當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正當防衛人還是應當承擔適當的責任的。另外,正當防衛的受益人也無須對侵害人的損害進行賠償,理由是她沒有侵權行為,也無過錯。

  警方是否涉嫌機械執法?

  新法制報:就目前媒體報道的信息看,當地警方沒有對另一方采取法律手段,而是刑拘趙某,顯然需要充分的解釋,這一執法是否涉嫌機械執法?

  顏三忠:報道并未提及警方對陌生男子的處理。對于一個存在多位證人、明顯具備現場暴力痕跡、受害人有明顯傷情,可能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甚至強奸罪的案件,當地警方當時就須對陌生男子進行立案處理。相反,對于一個見義勇為、正當防衛可能性明顯的趙某,在沒有充分證據情況下,僅根據防衛造成傷害結果,就認定涉嫌故意傷害罪,個人認為事實與法律依據是不充分的,涉嫌機械執法。

  鄭燁:當地警方已立案調查,對經鑒定傷殘二級的施暴男子在住院治療期間,可采取取保候審或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一旦其治療終結之后可變更強制措施。

  李智輝: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法院、檢察院和公安機關根據案件情況,對被告人可以拘傳、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三種強制措施,但警方未采取其中任何一種,而是直接將趙某刑事拘留,這是持有罪推定思維的做法。因此,在案件事實尚未完全調查清楚之前,警方未刑拘另一方,而是刑拘趙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存在機械執法嫌疑。

  制止犯罪行為如何把握度?

  新法制報:有律師認為采用比較溫柔的方式不能制止犯罪嫌疑人繼續侵害他人的犯罪行為時,選擇繼續制止犯罪行為一定要把握準確,否則很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那么這個度如何把握?

  李智輝:對于見義勇為,在法律上要予以保護。但對于不觸碰法律的底線如何做到見義勇為,需要我們認真思考:首先,正當防衛要有起因條件,即不法侵害現實存在,如果防衛人誤以為存在不法侵害,那么就構成假想防衛,但假想防衛不構成正當防衛。其次,正當防衛要有時間條件,即不法侵害正在進行,如不法行為尚未開始或者已經結束,實施的行為就不能稱為正當防衛。再次,是有對象條件,即防衛過當針對的是侵害人本人,如果行為針對的是其他人,那么就不構成正當防衛。最后,還有限度條件,即行為沒有超過必要限度,比如本案中,如果施暴男子沒有掰住趙某手指,而是趙某將其打倒在地,并拾取現場鐵棍或石塊猛砸其重要部位致其傷亡,趙某行為就可能構成防衛過當。

  顏三忠:從法律角度看,要激活正當防衛制度除暴安良功能,不能過于限制防衛行為人的見義勇為行為。從司法機關角度來看,要從鼓勵公民行使正當防衛權利和避免濫用防衛權平衡角度出發,對于防衛行為人不能要求過于苛刻,要設身處地從防衛人實際情況出發,從一般社會生活經驗出發,沒有特別明顯的依據,一般不能將見義勇為行為、正當防衛行為造成的傷害后果,認定為防衛過當。從防衛人角度看,應當采取更加智慧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行為,及時報警,或讓更多人參與制止不法侵害行為。

  鄭燁:法律規定,當不法侵害行為已經中止或結束,便不得進行二次打擊。然而,不法侵害行為是否會繼續,防衛人在驚慌失措、不安狀態下一味受“防衛過當”時間要件的影響便極可能再次陷入危境。“無限防衛權”在中國實際上受“防衛時機”的時間要件嚴格限制,所謂的“度”并沒有明確的時間界限分割,由其在緊急危險下,因此“正當防衛制度”應進一步立法完善。

  ◎文/記者戴平華

  來源:(法治江西網)
相關新聞

熱點專題

網站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網上投稿 | 隱私聲明

地址:南昌市紅谷中大道1326號 聯系電話:0791-86847386
備案號:贛ICP備15001586號 技術支持:中國江西網
法治江西網 版權所有 承辦單位:新法制報社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老k棋牌官网电话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ls语音.真的能赚钱吗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 加盟精品店最赚钱 360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浙江号码 双彩网排列三走势图 天津哪个夜场哪赚钱多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澳洲幸运10计划 云南11选5投注技巧 北京快乐8上下走势图 正规棋牌下载送10现金 201号码 剌客信条兄弟会赚钱